关于

【莫毛】冬雪明(上)

*给 @白熊 太太的2515,卡文卡得飞起扑通跪下请罪

*下的上垒还没有写完正在努力/(ㄒoㄒ)/~~

即便是冬日里,恶人谷中也热得很,盖一床薄被也顶了天。莫雨醒来时窗外天色也亮了,正想着先起身去吩咐了早饭来,不然怕是再过半刻就得有人吵醒了穆玄英,低头却觉得不对。

昨日穆玄英从谷外来见他,溜进小少林来在窗外屏息躲着侍女,一时孩子气上头跟他比谁先发现的游戏。哪知道莫雨瞧了他半晌觉得有趣,也就这么干耗着,到穆玄英大不好意思地走了进来,摸摸自己头发呐呐喊一声莫雨哥哥。

这些年间他们相见,大多是在外,这样的机会几年也难得一次——比起走武王城各路架熟就轻的莫雨,浩气盟的少侠对这恶人谷中的地势,大约只能算是粗通。

又是小别之后,自然两相欢好,一同入眠。

只是现下他怀中人却缩了两圈,半张脸埋在他胸口,睡得迷迷瞪瞪间似乎是觉得热,莫雨身上因功法缘故,又往他怀里钻进来些。着实是穆玄英没错,只是这张还透着稚嫩的面容,分明是少年模样,可不是及冠年纪。莫雨略想一想,这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他倒是记得深刻,五年前苍山洱海重逢的时候,可不是这般么?

这是怎么一回事?昨夜两人都睡得沉,只是莫雨向来警觉,多年来的习惯让他风吹草动皆是注意,自是不信能有人从他怀中不知不觉挪得出穆玄英来,再说就是挪了,又从哪儿找个五年前的毛毛来同他换了呢。既是如此,自然也不是穆玄英自己离开。

“唔……”正转念间毛毛已经醒了,小小打了个哈欠从他怀中退出来些。

“毛毛?”这下倒是看得更清,同记忆里分毫不差。

“……莫雨哥哥?”毛毛似乎才看清楚,顿了一瞬才唤他,“你怎么长高了这么多?”

似乎是想起来莫雨不喜他提这件事,又补了半句道:“我是说,莫雨哥哥你怎么一晚上过去,样子就变了一番。”

“不是我一夜之间变了模样,”莫雨听这话又确认了几分,“而是毛毛你平白小了五岁。”

“你若不信,看那边昨晚你换下的衣服。”

墙边椅子上搭着件白色长袍和几件蓝色衣物,看起来着实比他身量大了些,其上的深浅云纹模样也是浩气所有的。其实昨晚他俩的衣服可不是这么规规整整放着的,好在莫雨昨夜大略收拾了些,省得穆玄英起床来难得找。现下也正免得毛毛问起——虽然以莫雨的面皮看来,他倒是乐意答出实情来。

将房中环视一圈,毛毛也察觉了与昨夜入睡之前的不同之处,这的确还是在恶人谷中,只是房间却不一样。他昨日来寻莫雨,自然也是同他睡在一处,虽说是初次来此,也不可能连这都分辨不出来。

“……莫雨哥哥还答应了毛毛明日起来就去看雪,”毛毛将前一日发生的事情说给莫雨听,末了补上一句,“就是过了五年,莫雨哥哥也不会不守诺的吧?”

莫雨倒是记得,那时毛毛说在南边也不过才见过几场小雪,这次来也赶路得急,想要他同去昆仑看雪原。他应了第二日带毛毛去昆仑,奈何出了恶人谷便是一封飞鸽传书来到,要寻毛毛回浩气盟去。这份他惦记着的遗憾,今日似乎是得了个弥补的机会。

既然确认了这是五年前的穆玄英,不是因什么意外所致让他身形变化——在江湖上所听闻的这般情形,也只有如今的五毒教主曲云,若真是如此,他便得忧心毛毛是中毒或是中蛊了——莫雨也稍稍放心些许,且先等上一日再做打算。

 

 

这一日天气正好,虽说晴明但日头也不大。进得昆仑地界来寒气便盛,呵气便成霜雾,但冰雪映照之下一片明光,连树木都覆了银色,如同雪雕玉铸,的确是好景致。

少年行走在白茫茫雪地上,瞧着四周看得愉快,身上披着件有些宽大的毛斗篷——恶人谷中这般的少年人本就难寻,而莫雨自己向来不怕寒暑,从前的衣物也用不上,索性将穆玄英那件大氅给他披上,再按着他身量仔细系好,虽然看起来有些奇特,但倒是保暖得用了。

莫雨落后他一步,替他看着脚下以防,心里却不由得有点走神。

这是十五岁的穆玄英。比起如今已然及冠的浩气盟少侠,少了几分成熟,多了些少年人的心性和依赖。

那时他们还未定情,穆玄英于他而言,还是那旧年岁月里存留的色彩,是毕生执念所系的亲情羁绊,是他满心满眼想了多年才得以重逢的人。

毛毛没走几步便停了下来,莫雨一定神正站在他身边,只见那只手伸过来抓了他手指,少年人的声音清脆悦耳:“莫雨哥哥走得这么慢,还是和毛毛一起走吧。”

莫雨将他手掌握住,手心相贴,五指一根根插进指间,笑着回道:“好。”

握在手中的手掌小了一圈,若是他攥个拳头便能完完整整包起来,抓在手心里。

毛毛也高兴了,一面向前走一面四处张望问莫雨些问题。他步子走得不慢,脑后扎着的马尾随之晃来晃去,莫雨看得有趣,一一作答间也忘了心中所思。

罢了,莫雨想,无论何时无论多少年岁,毛毛总是我的。

 

 

白日里在昆仑逛了大半天,连午饭也是在外吃的,热气腾腾一碗面让毛毛差点把脸埋进去暖暖鼻子和脸颊。莫雨担心他冻着,催了几次到申时才肯同他回去。

进了恶人谷就像是由冬转夏,寒气逼人变成了暑热难当,毛毛前脚走进房间后脚就解起了衣服上的系带,好不容易解开时面上都发红,不知是热的还是急的。

莫雨帮他解下大氅放到一边,他才觉得好了些,端了茶杯喝了大半盏才停下。莫雨顺手接了杯子,饮尽残茶放到几上。

冬天里即便是晴天,日头也落得早,吃了晚饭回房间,床边灯架上烛火微微晃动。

“要点着灯睡吗?”莫雨除了外衫,正要上榻时看着乖乖坐在床上等着他的毛毛,问道。他记得流浪时的毛毛是怕黑的,夜里点着火或是月光亮堂倒还好,风餐露宿时夜里漆黑一片,总得要莫雨哄着才睡得着。

“以前还有些怕的,”毛毛有些不好意思,“谢叔叔说男子汉不该怕这个,习惯了也就不怕了。”

莫雨心中怔了一怔,面上倒是不显。他正要抬指熄了蜡烛,毛毛却凑上来,在他面颊上亲了一口:“更何况莫雨哥哥在,毛毛就更不怕了。”

 

 ——TBC——

评论(6)
热度(38)

© 远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