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莫毛】知我意(上)

*一个架空脑洞,短篇,皇帝雨X将军毛,写雨哥撩毛写得很开心但是其他写起来手感不对……_(:зゝ∠)_


(上)

穆玄英醒来时头还有些昏沉,记忆模糊不知身在何处。

他身上只着了件中衣,床上被褥软和舒适,这一睡醒倒还有些不想起身。定了定神,撑着身体坐起来望向四周。床边赤色纱帐垂下,隔着帐幔也看得出这房间内摆设精致,只是一扇绣金屏风挡住了门口,窗边也离床隔得远,透过的光亮也不知外头是几时了。

穆玄英打量了这周遭,这时头不疼了,记忆也渐渐回笼。

他身上早就带伤,远处飞来一箭闪避不及,深深扎进他右肩。再往后他就眼前一黑没了记忆,失去意识前想的自己大约是要战死沙场了。

倒也和他出征前想的差不了多少。

现在身上伤口都敷上了药,肩膀处箭矢也被拔除,缠上层绷带后竟也不觉得疼,想来医者医术高超,救他之人也极用心。

只是不知是何人能将他从战场之上救回——将倾之国必败之师,主帅哪能性命得保?

怕是他所率的军队都已尽败,或死或降了,而通缉令怕也是早已发出遍传九州。他得谢过恩人,快些离开此处以免牵连到救他性命之人。

穆玄英醒来之后的这些动静,屏风外候着的人也是听见了,他听得一声门扇开阖之声后,才过不久便有人转过屏风进来,身后跟着大约是先前守在此处的侍女。

“在下穆玄英,多谢恩人……”相救两字还含在口中,他却被眼前之人惊了一惊——来人与他极相熟,在这时相见一是惊喜,二是心下担忧更甚——自己还是早些离开的好。

“莫雨哥哥……”他就要起身下床去迎莫雨,但却被一把按住坐回床上,被褥也被盖严实了些。

“毛毛,你昏迷五日,现下身上伤口还未好全,还是躺着休息为好。”莫雨在床边坐下,面上忧色未消,沉声嘱咐道。

他这才注意到莫雨身上穿的衣服和平时不同,不是他常年见到的那身白袍红衣,而是黑红二色极华贵大气,倒像件礼服长袍。他也没做细看,只瞧了眼莫雨眼下一抹淡青色,知这几日照顾不易,也是为他担忧,便专心同莫雨说话。倒未曾注意到那跟进来的侍女面上惊讶惶恐之色。

“先把药喝了。”莫雨从身后侍女捧着的托盘上端了药碗,拿勺子搅了几圈便要来喂他,“一日一服,除了解那箭上之毒,也能让你这外伤好得更快些。”

那汤勺递到穆玄英唇边,他也就张口顺势喝了下去,接着才察觉有些不对,他伸手握在莫雨手上想要接过药碗:“雨哥……我现在已经醒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这才两月不见,就同我如此生分了?”莫雨倒是让他接了过去,但嘴上也没饶过他,语有调笑道,“你倒是猜猜这些时日,你这药我是怎么喂下去的?”

“我可不猜……”穆玄英原本因伤势而苍白的脸上红云乍起,垂眼盯着药碗不去看莫雨。

 

 

临行前两日他约了莫雨一场酒宴,二人月下对饮权做告别。

他酒量不及莫雨,醉后便缠着身边人不愿放开,絮絮叨叨说了大半夜,直到莫雨忍无可忍亲上来堵了他嘴,一把将人扛进了卧室。

次日醒来已是日上三竿,腰间身后虽然酸痛但也清爽,床榻上只有他一人,但边上还搭着莫雨那件月白外袍,想来是去外间为他准备早饭去了。那时他心下窘迫,想起前一晚情形便忙不迭地跑了。

穆玄英记得那晚他同莫雨说了些什么,醉后意识不算清楚,但情谊着实真切。压抑多时的感情与迫在眉睫的分离在一夕之间爆发,而那时接到的调令又不能说与莫雨知晓,这一次的或许便是最后的告别。他紧攀在莫雨身上,觉得心中身下快意几乎承受不住,眼中却禁不住落下泪来。

“毛毛?”穆玄英这一走神直到空着的药碗被拿开都没反应过来,莫雨出声唤他,又顺手在他脸颊上捏了捏——权当时看这些日子有没有消瘦半点——才让他回过神来。

“雨哥你怎么又捏我脸!”

莫雨没理他这句半真半假的抱怨,勺了一勺已凉了些的粥送到他嘴边:“张嘴。”

穆玄英张口吃了,看着他的眼睛里还有点幽怨。

“药你想自己喝倒可以,但这回喂的粥可是上次错过的……”

“……你别说了……”能再见到雨哥他当然欣喜,但是就不能不总是提上次的事情吗!这样想的穆玄英显然忘了方才自己走神的原因,再说任谁而言,同心中恋慕之人互诉衷情又是初次欢好,哪里会不记着的。

只是穆玄英知道自己再接话辩驳只会引得莫雨说得更多,奈何论言辞论脸皮他都是比不过莫雨的,只得一回回张口喝粥,盯着那手腕的动作不去看莫雨不怀好意的笑容。

不多时那一小碗便喂完了,莫雨将粥碗放回,那侍女便自觉退了下去。两人目光相对,还是莫雨先开了口:“你肩上那箭伤带毒,虽说不算严重但容易使人昏沉,这才让你几日都未醒。”

“雨哥是在何处找到我的?”

“交战处五里外的林子里,大概是你那匹马拼着伤势带你出来的。”

“那如今的局势……”

“昭京战败,陈朝已降。”莫雨说得言简意赅,但这其中所含的消息却没有语气之中这般轻描淡写。即便是穆玄英早已猜到是这般结果,到这真真切切知晓之时,仍是让他心痛不已。

莫雨未曾出言安慰,只是沉默着伸手在穆玄英背上轻抚,这是他从前常用来安抚穆玄英的方法,此时静默相对,几乎要把穆玄英抱进怀中。

莫雨原本便坐在床边,此时再向前倾身就离得更近,穆玄英也没躲,望进他墨色眼眸之中,看着眼前人面容不断放大。莫雨吻上穆玄英双唇,手掌按在他颈后将他压向自己,勾着他唇舌吻得更深。

两月不见,再遇时几近生死关头,此时二人想起先前种种,自然心中情意翻涌更深,不愿分离——这一吻就几乎用了半刻钟才分开。

穆玄英身上只穿了件中衣,被莫雨这一抱住前襟还散开了大半,露出来。这番景象莫雨这几日不是没有见过,但那时他心忧昏迷不醒的穆玄英,哪里还有心情细看这些。再往前数的记忆就是那晚,穆玄英虽然生涩,但刚刚表露心迹的欣喜加上酒醉后出人意料的热情,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香艳。即便莫雨现下仍然不放心穆玄英身上伤势,也不免心猿意马,勾起些许反应来。

穆玄英被他抱在怀中,双手不好着力,自然也就撑在莫雨大腿上,亲了这好一会儿也察觉了热度不对。待得他反应过来,耳朵尖都要红透了。

只是当莫雨要松开他时,他伸手抓住莫雨腰带,另一只手往下按了些。在醉时做来尚不觉如何,到清醒时他也只敢以动作暗示,不好出口说出。但这时他着实想同莫雨亲近,为旧国覆灭的心痛有之,占了上风的却是重逢的感慨——愧疚虽生,心中却瞒不了自己。

“毛毛?”莫雨此时却拿不准他这意思。

穆玄英点点头。

 

下面走微博吧……就是点肉渣LO都吞……

http://weibo.com/p/1001603931656858781581?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


——TBC——

评论
热度(38)

© 远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