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莫毛】A Trip(END)

*之前锦鲤点的末世au,但是没有丧尸,是动植物变异的背景

*全文1w1,恋爱脑,不是正经末世,有车

 

穆玄英边往火堆里添柴,边看着莫雨把刚开膛破肚的硕大兔子架上树枝搭车的简易烤架,,开始思考——他和莫雨好端端的毕业旅行,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丛林求生?

在大学毕业、新工作尚未开始的这段短暂假期里,穆玄英总算是实现了自己毕业旅行的计划,不过不同于和室友或者同学一起出行,他邀请的旅行同伴是把年假选在了这时休的莫雨。

假期时间充足,穆玄英更是提前做了充分的攻略,目的地Y省也四季如春正适合避暑,而久违地和莫雨睡在同一个房间的穆玄英,在第二天早晨起床后发现了不对。

明明手机显示时间已经是八点半,夏日的天色却连窗帘缝中都透不过一点来,他拉开窗帘一看,目之所及都是一片密不透光的绿,几乎望不到尽头——他确定自己没订成热带雨林里的酒店啊?!

“莫雨哥哥你看……”穆玄英回头,正和床上刚坐起来的莫雨对上目光,后者很快走了过来,和他一起面对着着骤变的景象:“这些植物长得太快了。”让他只能想到变异之类的原因。

过去看过的科幻小说或者说是末日电影之类的在穆玄英脑海里反复播放,他和莫雨都做了第一个反应——打开手机查看是否有异常消息。

他能确定,昨天在新闻中看到了陨石降落的预测。

于是他们根据紧急播报中指示向东走,一路上所有植物都在夏日的雨水和温度中疯长,遮天蔽日,阳光成了零星透露的一点奢侈,好在莫雨开了辆车来,在现在的丛林——原本的公路,感谢那些足够坚固的水泥和沥青块——加快了他们行进的速度。变异的不只有植物,寻常的动物也同样想吃了激素般大了好几倍,成了又一大危险来源。

而更令人生出危机感的是,大约是因为光纤和通信塔被疯长的植物破坏,他们还没出Y省,电话和网络信号就都接受不到了,仅有偶然能接到的广播信号还在播报最近的情况——他们该去大些的城市,至少在防御工事上有其优越性。

穆玄英在路上也曾救过好几个人,莫雨对此事不置可否,只由着他作为,但现下最晚离开的也因目的地的区别而分道扬镳,只有他和莫雨继续一同前进。

没有外人一同行路,对周遭变异环境也习惯了大半月,不再那么兵荒马乱日子,他之前好不容易忽略的事情又翻涌上来。

他和莫雨的旅游计划是早就做好的,在为毕设焦头烂额的时候莫雨强拉着他出门放松,于是丢开论文认真看起了旅游攻略。早做计划自然有早的好处,但飞机酒店全定下了,就没法到头来反悔。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穆玄英偶然听到莫雨和王遗风一番对话,言语如何不算重要,中心内容是,全ER上下都知道莫雨喜欢他。

穆玄英听了这信息量就悄悄跑了,大约是没被背对着他的莫雨发现的。他轻手轻脚溜得不太快,一颗心却像刚跑了八千米似的跳个不停,直到了喉咙似的。他心里悄声自问,我喜不喜欢莫雨哥哥。

——我不知道。

他左思右想也没个答案。他甚少考虑自己同他人的情爱之事,只觉得命中有数随缘而去,收到过的告白自然也都拒绝了。

但是莫雨不一样。

他们自小相依为命,在穆玄英被谢渊收养之前,莫雨几乎是他全部生活的支柱,将他心里一亩三分地占了大半,再后来他们相遇,又很快恢复到从前的亲密。莫雨同他几乎密不可分,比之血脉相连的兄弟也不差分毫,还犹有甚之——他自然没想过莫雨不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可能,但也没想过另一种延伸的方向。

穆玄英并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态度来,但躲了莫雨几天,对方一切如常半点马脚也不露,他便当自己从没听到,乖乖装鸵鸟,日子倒也是寻常。

不过,王大叔说谢叔叔怕是不同意是为什么,这事的重点,不该是他穆玄英同不同意吗?

“毛毛!”莫雨的声音突然响起。

穆玄英在回神前先做出了反应,他侧头躲过,风声便赫赫而来,一把瑞士军刀将拳头大的蚂蟥钉在了树上。植物疯长导致的高湿度和变异产生的影响,让水中的小麻烦都变成了吸血甚多的怪物。

“傻毛毛,走神这么久还不注意点,”莫雨拔刀下来随手擦擦收回去,笑道,“不过反应倒快。”

“谢谢雨哥。”穆玄英回神道,又往火堆加了把柴,这处处都是丛林的环境木柴根本不缺,就是只能拿火边烤干了的添火,不然烧出来都是呛人的烟。

“还跟我说谢什么,”莫雨抓了把拈碎的叶片往烤兔上洒,“晚饭就快好了,等着吃吧。”

这香料叶子是他们在Y省吃过的特色之一,他们野外生存没地方找盐,穆玄英上次从一堆长大几倍的灌木丛里认了出来,洒上去当香料竟然觉得不错。

等到他们一人扯了只兔腿啃到一半,莫雨却突然发问:“毛毛你那时在想什么?在野外出神,可是太危险了。”

“没什么……”穆玄英急中生智,知道自己所想不能说出来,只得快速编了个谎,“我在想多久才能到下个城市。”

“哦?”莫雨似乎相信了他的说辞,“按高速路上残存的路标,再过一周总能到的。”

 

他们晚间扎了个帐篷,周围撒了圈草木灰以防蚊虫。今日广播信号不好,两人调了半天也只有些杂音,只得收拾早点睡。

“毛毛你先睡,咳咳,”莫雨咳嗽两声,“我守前半夜,到时候再叫你起来。”

“雨哥你怎么了。”穆玄英伸手过来探他额头,倒不是感冒的迹象。

“可能是兔肉哪块烤焦了点,不碍事,你睡吧。”

穆玄英睡到半夜,生物钟自然醒了,莫雨还没来叫他,外间倒有几声鸟鸣。他掀开门帘往外走,帐篷外的火堆旁莫雨正坐着,和一只站在兔骨头堆上的鹦鹉对峙——虽然体型挺大的,但从这外形来看应该是鹦鹉没错。

“莫雨哥哥,你快去睡吧,我来守夜。”穆玄英看了看鹦鹉,出声催促道。

“等我把这鹦鹉赶走你再守夜。”莫雨边说边伸手去抓鹦鹉翅膀,站起身来拎着往外一扔。

那兔骨头早被鹦鹉啄干净了,莫雨拍掉手上小片鸟毛往帐篷走,没想到它还会飞回来,鹦鹉落在他肩膀上,张嘴叫道:“灰灰!”普通话竟然还算标准。

“这是……它的名字?”穆玄英听那鹦鹉叫了几声猜道。

鹦鹉被莫雨又拎了起来,边在他手里挣扎边冲穆玄英点头。

“你要跟着我们?”莫雨表情并不算好,看到穆玄英有些期待的神色还是同意了,“也行,自己找吃的,出去警戒。”

那只自称灰灰的鹦鹉被莫雨丢了出去,空中绕了半圈后乖乖蹲在火堆旁的石头上——“也好给毛毛做个伴。”莫雨说——陪穆玄英守夜。

这只自己找上门来的鹦鹉也算有用,或许是因为同样变异过,在察觉其他生物时比他们两个普通人类还早些,甚至还能从树上叼坚果,用来跟他俩换肉吃。

有鹦鹉警戒,前一晚穆玄英难得睡了个安稳觉,起来一看莫雨脸色却不太好。

“莫雨哥哥,你是不是……”他伸手试了试莫雨额头,果然比往常烫些,“今天我来开车吧,你多休息会。”

“不过是低烧,没事,”莫雨握住穆玄英将要抽离的手又放开,也觉得比平日凉些,“早晨有些冷,快上车吧。”

穆玄英因这半分的暧昧气氛呆了呆,又拗不过莫雨,只得坐上副驾驶看路标,等着下一截路便要求换去驾车。

由高速路上的路牌得知,他们离最近的C市应该不远,等到了那里他得找医生给莫雨看看。

他开了车载广播,却都是一片噪声,莫雨听得心烦便关了,听穆玄英天南海北努力扯话题,偶尔应上几句,却觉得头有些昏沉。

“莫雨哥哥……”穆玄英话没说完,灰灰便尖声叫了起来,从后排往方向盘上扑,“灰灰你干什么!”

穆玄英偏头一看,莫雨竟然闭眼倒了下去:“雨哥!”他连忙向另一侧猛打方向盘,好在莫雨踩了刹车,一个急停险险没撞上树。

“莫雨哥哥!”穆玄英唤他自然无用,莫雨脸上发烫得厉害,从昨天的低烧骤然加了好几度上去。他只得艰难把莫雨挪到后座躺好,拽出块毛巾来加水降温:“灰灰,你等会儿能帮雨哥翻下毛巾吗?”求助于鹦鹉或许听起来傻了点,但他得抓紧时间进城去找医生,半点时间也耽搁不得。

灰灰听话狂点头。

穆玄英咬咬牙,关上后座门坐到驾驶位,一踩油门冲了出去。

 

沿着路标驶进城中,莫雨却还未醒,穆玄英心急如焚,好不容易寻人问了医院的方位赶过去,才艰难从盘根错杂的树从里分辨出了市医院的门牌。

他开到住院楼下才停车,却一错眼看到个熟悉人影:“小月?!”

“毛毛!你怎么在这?”陈月也是惊喜,但见穆玄英神色有异,问道:“你们一道出来旅行……莫雨哥哥呢?”

“莫雨哥哥高烧昏迷,我才刚到C市便来医院了,”穆玄英开门下车,“小月你来帮我搭把手。”

“高烧昏迷……”陈月想了想刚要回答,穆玄英却已经去扶莫雨了。

“莫雨哥哥前阵子有些咳嗽,后来又低烧,今天快到C市时就昏迷了。我们从Y省过来,那边动植物变异得厉害,我担心感冒严重甚至是伤寒疟疾什么的……”安顿好莫雨后,穆玄英才同陈月说他这些时候的担忧。

“毛毛你不用这般担心,高烧昏迷的病人我最近见了几例了,”陈月是假期回C市老家时遇到变异爆发的,便留在这边医院帮忙了,“倒不是什么病症。”

“那是什么原因?”

“这一个月里你见到的变异动植物很多吧,”陈月说话时灰灰蹲在旁边窗台上应了一声,“既然它们都会产生变异,那人类也不例外。”

“那莫雨哥哥……”多久能醒?

“大概就这几天。”

 

穆玄英一颗心落回肚子里,开始了在医院帮忙和当莫雨看护的日常,他天天数日子等着莫雨醒,看他高烧渐渐退了下去,体征也变得正常起来,就像只是睡着了。

陈月也没能替他问来一个准确时间,好在对于能觉醒异能的人选,医院能由得他住。穆玄英守在床前,陈月安慰的话他都一一应了,却是过耳就忘。

他看着莫雨阖眼的沉静面容,心里空落落的。

他们二人之间,向来都是莫雨照顾他居多,陈月告知他莫雨不日便能醒来的时候,穆玄英还想过是他好不容易能照顾兄长一回,但他看着莫雨高热退去,体温恢复成比他稍冷却没醒来时,心中只一天比一天着急。

他坐在床边,没好气地戳了戳莫雨的脸,小声道:“雨哥你怎么还不醒啊……”

除了等待的煎熬,还有穆玄英在不得不空白出来的时间里,只剩下莫雨可想,除了他什么时候醒来,就是他待莫雨究竟该是怎样的心态。

他们的生命早在过往的悠长岁月之中紧密相连,在他此刻低头,看着莫雨沉睡面容时,其他事情都不重要了。莫雨自小体温便比他要凉些,穆玄英夏夜里贪凉便总要往他身上蹭,现在他的手指虚虚划过莫雨额头和鼻梁,只想低下头去贴兄长的面颊。

像是被蛊惑似的,他几乎无意识地在贴近莫雨,直到他们鼻尖贴近,对方规律的呼吸缓缓拂过他皮肤。

我在做什么!?穆玄英骤然惊醒,猛地拉开了自己和莫雨的距离。

他想要去吻莫雨。

毫无疑问,这个念头在刚才分外清晰地控制了他的行动,也明确地给出了他一直思索的那个问题的答案。

——他喜欢莫雨,这是一直深藏起来、却又能在瞬间清楚的情感。

 

莫雨醒来时正看到穆玄英在床边趴着,他搬了个矮凳坐在那,这几日他守得辛苦,大白天地睡了过去。

莫雨坐起身来,不错眼地盯着正熟睡的穆玄英看,他倒没有什么疲乏感,相比起来穆玄英更像那个病人。他几天没醒,毛毛大概要急哭了。

被人这样盯着,本是浅眠中的穆玄英自然也有所知觉,他动了动脖子刚想起来,却发现头顶上有什么东西。莫雨摸了摸他的头发,正对上穆玄英刚抬起的双眼:“毛毛,让你担心了。”

“雨哥你醒了!”穆玄英分外惊喜,

莫雨伸开双臂接受了穆玄英这个拥抱,毛毛抱得用力,几乎是藉此确认他的存在一般死死勒着他,莫雨对此甘之如饴,手在他背上顺着脊背安抚。

等他们分开时,穆玄英抓着莫雨手臂,眼圈都要红了,叠声问他:“莫雨哥哥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毛毛你放心,我感觉挺好的,”莫雨抚摸他脸颊说道,“傻毛毛,别哭了。”

“……我才没哭!”穆玄英揉了把眼睛,只有一点湿意,被他用力把泪水憋了回去。他已经很多年没在莫雨面前哭过了,小时候莫雨总是以欺负他为乐,似乎把看他哭当成人生目标,又在其他人面前死死护着他。后来倒是欺负得少了,穆玄英想,莫雨哥哥喜欢我,他想起这一点,心中泛起无可抑制的甜意来。

这时陈月抱着文件夹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不出声站在门口,正看到莫雨抬起头来,背对着她的穆玄英倒是无知无觉。

“咳咳,”见他们俩衷情诉得差不多,陈月咳嗽两声,“毛毛,莫雨哥哥。”

穆玄英听到这声音猛地转过来,又不好意思让陈月看见似的,低声喊了一句:“小月。”

“你总算醒了,来再做个检查。”陈月向莫雨扬扬手中文件。

“我去去就来。”莫雨拍拍穆玄英肩膀,拎了自己外套披在病号服上走了出去。

“好,”穆玄英犹豫了一刹才说道:“等雨哥你回来我有事要说。”

“好啊。”莫雨回头冲他道。

“小月,”他从陈月身边走过时说,“谢谢。”陈月知道莫雨谢的不仅是这些时日的帮助,更多的是看顾穆玄英。你们俩啊,替发小陈月心想,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检查得怎么样?”莫雨回来正想问穆玄英先前要说的事,却被对方关切的问题堵了回去。

“就常规的那些,没什么问题。又让我展示异能。”

“小月之前说昏迷是因为变异导致的人体自动调整,那雨哥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对?觉醒的异能又是什么?”

“是这个,”莫雨冲他伸手,掌心里乍现白雾,片刻后凝成一片雪花正浮在当中,“毛毛你看。”

穆玄英伸出手指去碰那朵雪花,的确是冰冷的,却没有因他的体温而融化分毫:“是雪还是……冰?”

“是冰,”莫雨把那片冰晶凝成的东西放进穆玄英手中,“听说是还没出现过的能力。”

穆玄英赞叹一声,冰晶在他手中融化了些许,他才转过注意力来,试图端端正正坐好说道:“莫雨哥哥,我要跟你说……”

“毛毛,”莫雨捧着他的手,雪花的六角又重新凝结起来,但穆玄英没来得及去看,莫雨的双眼正深深地望着他,几乎是要看进他心里去,“让莫雨哥哥猜猜看。”

穆玄英在他手中轻轻地、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莫雨的眼睛颜色比往常更深了些,带着那种令他沉醉的温和神色——恐怕天底下也只有穆玄英自己能体会到这样的感受了。

莫雨把那片雪花拿起来放到了桌上:“我们来赌我猜不猜得对,你赢了就把这个还你。”

“我才不猜,”穆玄英的回答出乎他意料,“雨哥你又没说怎么样才是我赢。”

“那你说。”莫雨看着他笑,目光坦坦荡荡胸有成竹,直把穆玄英看得红了耳朵。

“我要说……”穆玄英目光游移,不敢去看莫雨,他心里转了好几圈,忿忿地想,是莫雨先喜欢的他,怎么事到临头倒是莫雨神闲气定,他来不好意思呢。这样想着,他想出个办法来:“莫雨哥哥,是不是喜欢我?”

“毛毛……”莫雨没回答,反而拖长了声音唤他,“你要说的可不是这个吧?”

“怎么不是了,”穆玄英狡辩完,被莫雨拿那种洞察眼神看着,才咬了咬下唇说道:“我知道雨哥喜欢我……我也喜欢雨哥。”他说着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了,却也被莫雨握着,好像逃不开似的。

“是啊是啊,”莫雨装出敷衍的语气来,“我早就知道了。”

“什么?!”穆玄英猛地抬头,只听莫雨说:“终于肯看我了?”才知道自己又被他逗了一回。

“傻毛毛,我虽然是今天才起来,但没说是今天才有意识的啊,”莫雨握着他手腕把人拉近,“昨天你没亲到,来,莫雨哥哥现在让你亲。”

穆玄英刚才那点不解和忿忿都被这一句话压下去了,他还没来得及贴上去,莫雨就已经吻了上来。因为冰系异能影响的缘故,莫雨的唇比他的要凉些,在这变热了的天气里舒服得很,让他忍不住凑得更近些,也是因此,对方的舌头贴着唇缝探了进来,抵着他齿列寸寸厮磨。

穆玄英这个心思才起几天的,自然比不上蓄谋已久的莫雨,故而一吻完毕红了唇也红了脸,脑子里想什么就说了出来:“雨哥你怎么知道我知道的?”分明他记得没被莫雨看见啊。

“你不问点别的反而要在意这个?”莫雨伸手捏捏他的脸,换来一句听不清的小声嘟囔,“那天我是没看到你,但是你躲我几天,这差别我总看得出来吧。”

“那时候我就知道……”莫雨额头抵着他额头,慢声道:“毛毛肯定会喜欢我。”



穆玄英醒来时身上倒是清爽,就是喉咙干还腰酸背痛,昨天晚上他也不记得做了几回,他环视四周找水杯,就看见莫雨端着东西进来了。

他灌下大半杯温水,莫雨又把粥端了过来:“我看毛毛你有些发烧,还有什么不舒服吗?”

“没有吧……”嗓子虽然有些哑,但还不算什么问题。

“我叫了小月过来,等会就到。”莫雨没放心,补的这句话却差点让穆玄英跳起来(因为腰疼没成功)。

“不……不用了,我多休息就好了没这个必要。”他还没被莫雨做到需要看医生的地步吧!

“不用什么?”陈月推门进来正听到这一句。

“毛毛在逞强,你不用听。”莫雨搂着人温存还来不及,何尝想让陈月这时候跑来看病,但现在这时候却不得不多注意些。

“毛毛不是因为……嗯……”陈月还是没能说出口,“受伤,他这个低烧你们俩应该都很熟悉。”

“是跟莫雨哥哥之前一样吧。”穆玄英被裹在被子里瓮声答道。

“所以毛毛也会昏睡几天,”莫雨一手扶着穆玄英腰间,一手按着他肩膀,“毛毛你还是先躺下。”

“没错。”陈月点头。

 

——END——

*就不给毛发技能了我懒得想了,这个不靠谱的写作末世读作恋爱脑的点梗终于搞完了!

*提起祝锦鲤和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9)
热度(31)

© 远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