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莫毛】冬雪明(下)

*2515,开车部分走长微博

*冬雪明(上)


夜里莫雨醒了,毛毛睡在他怀里,脑袋埋在他胸前,手也因为贪凉搭在他腰上。少年人的身体暖烘烘的,睡得面上发红,莫雨抱着他,像是怀里抱了个小暖炉——热乎得很,但是也舍不得放开。

莫雨向来睡得不多,现下醒来也不觉得困,就这么静静看着怀中人的睡颜也觉得安心。记忆中也似乎常常是他常常看着穆玄英睡得熟,从幼时到如今,看着这面容从孩子的婴儿肥变作侠士的英气,桩桩件件刻在心中。

只是他们中间将近十年,大多都错过了。

大约是他看得久了,毛毛竟迷迷糊糊醒了过来,毛绒绒头发散乱的脑袋往他面前凑。莫雨没由来想起睡前毛毛亲在他脸颊上的那一下,一走神人没搂住,...

【莫毛】冬雪明(上)

*给 @白熊 太太的2515,卡文卡得飞起扑通跪下请罪

*下的上垒还没有写完正在努力/(ㄒoㄒ)/~~

即便是冬日里,恶人谷中也热得很,盖一床薄被也顶了天。莫雨醒来时窗外天色也亮了,正想着先起身去吩咐了早饭来,不然怕是再过半刻就得有人吵醒了穆玄英,低头却觉得不对。

昨日穆玄英从谷外来见他,溜进小少林来在窗外屏息躲着侍女,一时孩子气上头跟他比谁先发现的游戏。哪知道莫雨瞧了他半晌觉得有趣,也就这么干耗着,到穆玄英大不好意思地走了进来,摸摸自己头发呐呐喊一声莫雨哥哥。

这些年间他们相见,大多是在外,这样的机会几年也难得一次——比起走武王城各路架熟就轻的莫雨,浩气盟的少侠对...

卡文,卡文,卡文。【倒地】

毛,那么可爱,可爱【蹬腿】
写不好,写不好【玩命蹬腿】

【莫毛】江南春

*说好的青楼(见面)梗,肉走长微博


“侠士大恩,老朽感激不已。”老汉哽咽着冲穆玄英下跪。

“老人家,使不得!”赶紧扶住人,穆玄英郑重道,“在下这就去寻回您的儿子,老人家切莫挂心。”

好说歹说劝好了老人,穆玄英将人扶回屋子,问了路,往西街的酒醉灯迷踏去。

他前几日自武王城接了任务出来要往扬州去,这一日行到这镇子郊外,路遇一位因采药摔伤了腿脚的老人便帮了一帮。到傍晚是进了镇子,将老人送回到家门口却又被拦住,央求他去寻回老人那流连烟花之地的儿子。

原来这老人与老伴大半生只得了这一根独苗,自然打小宠得很,但儿子却不出息,眼见着及冠几年余却未曾有半点长进,亦是没能娶亲。几日前他老伴着了风寒...

在肝不见青丝的最后关头卡了bug,上个档在见面前,让我冷静冷静再更新(ಥ_ಥ)

【羽毛蛋蛋】一个很话唠的REPO【不

首先感谢staff们带来的这个非常精彩的游戏(虽然蛋蛋的精彩程度和它的坑人程度是一样一样的),然后感谢群里的大家,感谢攻略,以及,大力感谢草草,没有草草我现在应该还卡在金水的某个角落里,更不用说能打出完美隐藏结局了,在回家前的最后一天打完了本游戏的所有R18部分我松了一口气【。

最开始玩蛋蛋的时候我是和基友 @Zimmer 两人一块玩的,本来以为我们俩会就玩毛毛线还是雨哥线打上一架啊不讨论一下或者划个拳【我太天真了】然后我们分别get了“出不了南屏山”和“开篇即死”成就。没关系,我这样安慰自己,至少拿到CG了嘛【。

然后,雨哥线,我开篇遇到两个怪,知道自己打不过所以选了...

【莫毛】知我意(上)

*一个架空脑洞,短篇,皇帝雨X将军毛,写雨哥撩毛写得很开心但是其他写起来手感不对……_(:зゝ∠)_


(上)

穆玄英醒来时头还有些昏沉,记忆模糊不知身在何处。

他身上只着了件中衣,床上被褥软和舒适,这一睡醒倒还有些不想起身。定了定神,撑着身体坐起来望向四周。床边赤色纱帐垂下,隔着帐幔也看得出这房间内摆设精致,只是一扇绣金屏风挡住了门口,窗边也离床隔得远,透过的光亮也不知外头是几时了。

穆玄英打量了这周遭,这时头不疼了,记忆也渐渐回笼。

他身上早就带伤,远处飞来一箭闪避不及,深深扎进他右肩。再往后他就眼前一黑没了记忆,失去意识前想的自己大约是要战死沙场了。

倒也和他出征前想的差不...

【莫毛】【莫穆CP376号楼】坚持总会有糖吃,等待总会有希望!(1)

【莫穆CP376号楼】坚持总会有糖吃,等待总会有希望!(1)


新楼开了~

RPS相关莫雨X穆玄英。

旧年组合甜到炸裂,五年空窗终于发糖,粉丝聊天楼。

朋友,安利要不要来一发~

楼号是延续以前的楼啦→【莫穆CP375号楼】旧梦依稀见昨日,不求盛景但求安

不过前情提要还是走这里→活久见!以为BE了五年的CP居然发了重聚大糖


#1 再也没有我!!!


新楼!!!!

#2 蜂蜜珍珠奶茶


抱着一口大糖进来新楼打卡!

#3 我记得!!!


被标题的楼数吓了进来,还想了想论坛里什么时候...

【莫毛】少年游(二)

修仙背景设定,这个连载打了“[莫毛]少年游”这个tag方便归档一点~

第二章雨哥就耍流氓了(大雾)毛毛也要认出来了是不是有点快……【。


(二)

得知了那冰泉发源处的消息,穆玄英犹豫了几息,正要打算离开。但他还未步入雪林前,神识便已感觉到了另一丝波动——显然是此地之人已然发现他了。

那便过去同这位道友招呼一句再离开吧。

他想着若是有人在此处闭关修炼,来这里采药的人也该同那人说一声才是,即便寒丝草生长的地方只是冰湖的偏僻角落,但被发现了又匆匆离开,倒像是做贼的行径,反而不妥当。

他足下轻点,几步越过湖面到了那灵气源泉之地,正有一人从冰泉中步出。

那是个面容冷峻的男子,周身气质...

1/2

© 远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